来自上层的革命:苏联体制的终结 私人企业的出现
2008-11-29 00:16:12.0
私人企业的出现
 
  我们已经看到了,经济改革导致了经济混乱,而经济混乱又反过来破坏了社会主义的改革事业。而且,与所有制关系有关的经济改革进一步削弱了社会主义的改革力量。禁止私人经济活动的法令日益松动,这为亲资本主义的联合力量培养了新的支持者,也给社会主义的改革者们提出了一个难题。

  早在1985年,新的领导层就开始采取有限的措施允许苏联市民以个人劳动或者协作劳动的形式进行私人商业活动。随着1986年11月的《私人劳动法》和1988年5月的《合作法》的通过,私人商业活动扩大了。这些措施意在允许和鼓励两种类型的私人商业活动:一是个人手工业或者服务业,二是合作企业。在合作企业中,工人可以集中他们的人力和财力生产货物和提供服务,直接销售给公众。合作企业可以经营饭店、修理业、零售商店、批发贸易公司、小型产品制造业。除了国有企业和其他合作企业外,合作企业的成员不得从事商业活动,其资金不能从外面筹集。用马克思主义的术语来说,合作企业的目标是允许"独立的日用品生产",单个个人或小团体生产某些东西用以销售,生产者既是所有者,也是劳动者。这种形式和资本主义公司是迥然不同的,在后者中,资本所有者和雇佣劳动者是分离的。

  允许这样的小型私人商业存在,其实是等于承认国营经济在提供服务和小型产品上的特别贫乏。小商业是西方国家颇具特色的补充行业。但是希望通过这些新法律引起真正的合作,作为反对资本主义企业的力量,则显然是错误的。合作企业得到迅速增长,到1989年估计有290万人在13.3万家此类工厂中工作。其中,有相当数量的公司从事资本主义的商业活动,由一个或者一些所有者运转企业、雇用工人。这些公司主要从事贸易和金融业,它们利用苏联体制的僵化和价格优势捞到了一大笔钱。贸易公司购买紧缺的物资,再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去。

  1988年12月,苏联部长会议通过了一个决议,称为《关于国有、合作和其他企业对外贸易活动的决议》,该决议极大地改善了私营商业捞取大钱的机会。在这以前,所有的对外贸易都由国家垄断。这个决议允许国家和私人公司可以直接和外国公司进行贸易往来。不过,对外贸易的约束依然存在,其中之一是许多产品的进出口许可证必须由对外经济关系部签发。

  1988年的这项对外贸易决议打开了通向富裕的重要大门。苏联对价格的松散控制使得很多苏联产品,尤其是石油、金属,对控制他们的人来说都成为潜在的有利可图的出口物资。这项决议颁布后,私营外贸公司、进出口企业以合法的合作形式如雨后春笋般成立了,这很快就引起了部分合法、部分非法且利润丰厚的出口贸易。3 000多个这样的公司成立了。虽然出口原材料需要许可证,但是对外经济关系部是易受贿赂影响的。甚至苏联电视、食品、药物都被这些私人公司出口到可以轻易找到的现成的第三世界市场。到

  1990年和1991年,一个新的私人资本主义集团形成了,他们主要通过和外面世界的联系逐渐富裕起来。他们对亲资本主义联盟饶有兴趣。与正在形成的亲资本主义改革方向的任何偏离,不管是转向改革的社会主义,还是企图回到改革前的体制,都将威胁到他们有利可图的经济活动的根本。走向资本主义对他们的新兴交易的存在是必需的。

  虽然他们很快变得富裕了,但在1991年,这个私人资本主义的集团还不是很强大,在苏联经济中也不占有重要的地位。如果这个团体来自旧体制的边缘--不满的工程师、科学家、精力充沛和个人主义的年轻人、掌管经济的行家--它的影响将是十分有限的。但是,我们在第7章将会看到,这个团体不是来自这些地方,而是来自党和政府的精英分子,他们在这个新的资产阶级的成长过程中扮演了主要的角色。
 
  1985年至1991年苏联改革的进程主要是由一系列在苏联体制内运作的力量推动的。然而,苏联体制并不是孤立于世界之外的,在改革的后期,主要的西方大国开始对改革的进程施加有限的影响。在1990年至1991年,在苏联承诺"严肃的改革"的情况下,七国集团和其他工业国开始对苏联提供重要的援助。这意味着要采取和实施快速市场化的计划。但是这项援助要通过,必须首先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同意。1991年,大笔外国援助徘徊于苏联的门口,如果由西方政府设计的经济改革被通过的话,马上就可进入国门。

  如果苏联领导层在巨大的经济成功和国际很少反对的情况下,实行社会主义的改革,西方国家援助的影响将是微乎其微的。但是,考虑到1990年至1991年苏联经济和政治的形势,这些西方国家的援助将加强苏联国内那些想追随西方资本主义经济模式的人的力量。

  激进的知识分子和新形成的资本主义的富有阶级,以大规模的西方援助承诺为后盾,成为支持亲资本主义立场的重要力量。但是,如果党和政府的大多数精英分子拒绝这一立场,或选择社会主义的改革,或回到旧体制,结果将大不相同。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当然,形势的发展将不会那么平稳。1991年,党和国家的精英分子依然控制着国家的机关,包括武装力量。而且,同1990年至1991年苏联经济紧缩导致的损失相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承诺的援助并不是大得诱人。

  然而,在1991年底,亲资本主义的力量已经能够控制权力,击败先前专政的共产党,把社会主义的改革力量和试图恢复旧体制的力量推向一边。为了理解这是如何可能的,我们必须考察改革时期发生在苏联政治制度中的显著变化。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
发表评论
昵 称:
内 容:
表 情: